拉美多国持续加息 大宗商品价格回落 经济不确定性尚存

近日,拉美主要经济体再度加息。其中,拉美第三大经济体阿根廷8月11日将基准利率提高近10个百分点至69.5%,为今年连续第8次加息。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拉美和加勒比研究所副所长步少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前美国通胀率距离2%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美联储未来继续加息仍是大概率事件。为对冲美联储的外溢影响,继续加息仍是拉美各主要经济体可运用的为数不多的货币政策工具之一。尤其是对于阿根廷而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债务重组协议中对其提出的正利率要求导致其必须要跟随上升的通胀率而不断提高利率。

巴克莱银行拉美经济主管卡西利亚斯(Gabriel Casillas)表示:“拉美国家大多数央行预计2024年才会降息。”

伴随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一些新兴经济体面临较大偿债压力。对于拉美地区而言,是否会重演上世纪80年代债务危机?

步少华称,由于美国动用加息的货币工具来缓解本国的经济滞胀造成的溢出效应,拉美国家当前面临着主权债务风险,不过情况较上世纪80年代有所不同。

他解释,在经过了1984年-2007年的全球经济“大缓和”时期之后,拉美国家的宏观经济政策水平普遍有所提升,加之与中国等域外经济体的合作日益深化,拉美各国的抗风险能力有所提高。从目前来看,除了阿根廷、萨尔瓦多、苏里南、厄瓜多尔等个别国家存在较大债务风险外,其他拉美国家的外汇储备水平均较为充裕,尚能在全球经济不出现严重衰退的情况下抵御外部冲击、保持国内经济和金融的相对稳定。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950个基点至69.5%,为今年连续第8个月加息,距离上一次加息800个基点仅过去两周。同日,墨西哥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75个基点至8.5%,秘鲁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6.5%,分别为连续第10次和第13次加息。

此前,8月3日,巴西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至13.75%,为2021年3月以来连续第12次加息,加息幅度较此前6次有所放缓。

拉美国家加息的目的之一是抑制通胀。根据官方数据,阿根廷、墨西哥、秘鲁、巴西的7月年化通胀率分别为71%、 8.15%、8.74%、10.07%,均远高于央行设定的目标区间上限。其中,阿根廷面临更大的通胀压力。近日,接受阿根廷央行调查的分析师将阿根廷2022年的通胀预期大幅上调至90.2%,较上月的预测高出16.2个百分点。

客观来说,在新冠疫情、俄乌冲突等因素冲击供给端的背景下,拉美国家面临的通胀压力短期较难依托货币收紧政策实现大幅降温。7月27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计,2022年拉美地区通胀率达12.1%;到今年年末,拉美五大经济体(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墨西哥和秘鲁)的通胀率将平均超过央行目标区间上限约400个基点。

除了抑制消费需求、部分缓解通胀,拉美国家提高利率旨在稳定汇率、对冲美联储加息的外溢影响。3月以来,在美联储连续加息的背景下,包括拉美在内的大多数新兴经济体普遍面临本币贬值、资本外流的压力。2022年年初至今,新兴市场累计资金流出规模约为500亿美元。

不过,相较于其他新兴国家,受大宗商品价格高企、高利率等因素提振,南美资源出口国对于外资保持一定吸引力。2022年第一季度,流入拉美地区的FDI大幅增加,哥伦比亚等国家的FDI流入达到10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伴随大宗商品价格从近期高点回落、市场对拉美政治风险担忧凸显,未来几个季度拉美地区FDI流入将逐渐减少。” 经济学人智库8月10日称。

粤开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方堃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拉美各国加息起到的效果有所不同,这主要源于各国经济形势的差异:以阿根廷、智利、哥伦比亚为代表的脆弱经济体经济增长乏力,加息之后汇率仍出现单边贬值且波动增大,通胀加速上行;以巴西、墨西哥为代表的资源出口大国国内经济受益于出口景气,加息之后汇率双向波动中枢稳定,通胀筑顶甚至回落。

“整体来看,后续拉美国家加息节奏和幅度主要取决于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以及外部形势对于通胀的影响。”方堃称。

伴随美联储加息、美元走强,加之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发展水平较低、以美元计价的债务占比较高、经济结构单一的新兴经济体的融资成本和偿债压力上升,发生债务危机的风险相对较高。

方堃对记者称,本轮加息周期拉美地区爆发整体性债务危机的可能性较低。他进一步分析,美元指数攀升驱动美元回流,美联储持续加息抬高融资成本,导致拉美地区债务面临的外部条件恶化。不过,当前的处境与上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时期相比呈现出三个向好:

一是拉美经济增长整体韧性更强。大宗商品周期利好资源国出口,对拉美地区经济增长起到提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上调了2022年拉美地区实际GDP增速至3%,与全球增速3.2%较为接近。

二是拉美外债规模和占比更低,外储增厚使得偿债能力提升。据世界银行统计,2020年拉美地区短期外债规模与总储备的比重降至29.4%,远低于1982年260%的峰值。

三是财政纪律有所加强。部分经济体主动出台增加税收、缩减赤字等举措,有助于稳定主权信用。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研究员谢文泽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当前,除阿根廷、厄瓜多尔等个别拉美国家外,大部分拉美国家抵御外部风险与冲击的能力较强。

具体来看,智利和哥伦比亚的财政赤字、储蓄赤字规模较小,政府债务负担较轻。2021-2022年,智利的财政赤字占GDP的1.5%左右,储蓄赤字占4.6%,政府债务总额占GDP的38.3%,哥伦比亚财政赤字、储蓄赤字占GDP的比重均为4.0%左右,政府债务总额占GDP的48.3%。巴西财政赤字较大、政府债务负担较重,政府债务总额占GDP的90%左右。尽管巴西雷亚尔的汇率出现波动,但凭借较为充足的外汇储备,2022年1月至7月美元对巴西雷亚尔的汇率由5.54:1下降至5.40:1,巴西雷亚尔出现了2.5%左右的升值。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拉美主要经济体的外债负担有所减轻,即外债占GDP的比重有所下降,但外债的美元化程度普遍较高。例如,截至2022年5月末,智利外债总额约为2374.5亿美元,其中90%以上为美元外债或与美元挂钩的外债,外债约占智利GDP的75%。

“对于绝大部分拉美国家尤其是资源型国家而言,降低美元化程度是提高其抵御外部风险冲击能力的重要举措之一。”谢文泽称。

步少华建议,对于资源型新兴经济体而言,要增强抵御外部风险冲击的能力,需依托资源收入进一步完善国民经济体系,避免“去工业化”,将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

拉美国家经济表现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呈现较大相关性。从贸易层面来看,拉美是世界上最大的粮食净出口地区,拉美地区的农产品000061)产量约占全球的25%,目前,巴西、阿根廷和哥伦比亚的出口产品中大约有一半属于初级产品。

以哥伦比亚为例,哥伦比亚出口原油,进口精炼燃料,但出口大约是进口的两倍,石油和煤炭的高国际价格额外的出口收入有助于改善该国的财政指标。2022年第一季度,哥伦比亚石油相关产品的贸易顺差比上年同期增长68%。该国政府赤字占GDP的比重从2021年初的8.6%降至2021年年末的7.1%。

考虑到全球金融状况收紧、大宗商品价格“逆转”上行趋势、通胀压力持续存在等多方因素,拉美今年经济增速预计如何?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7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称,拉美地区今年经济预计增长3%,高于4月2.5%的增长预测。其中,巴西预计增长1.7%,高于4月0.8%的预测;墨西哥预计增长2.4%,高于4月2%的预测;智利预计增长1.8%,高于4月1.5%的预测。

世界银行6月7日预计,拉美地区2022年经济将增长2.5%。其中,巴西预计增长1.5%,墨西哥预计增长1.7%。拉加经委会(ECLAC)今年4月则预计,在俄乌冲突加剧通胀、成本和金融波动的背景下,拉美地区今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为1.8%,其中南美经济体预计增长1.5%。

综合来看,拉美经济前景仍面临不确定性。虽然受大宗商品价格提振影响,拉美地区一些大宗商品出口国出口收入和财政状况改善,不过肥料和石油价格上涨导致的生产成本上涨部分抵消了国际粮价上涨带来的收益,加之极端天气事件影响农作物产量,出口带来的收益持续性仍有待观察。此外,消费价格上涨、全球利率上升部分抵消了对经济的积极作用。

在步少华看来,美国经济陷入滞胀可能性持续增加,叠加目前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回落、欧元区衰退、俄乌冲突持续发酵等多重不利因素,拉美地区今明年的整体经济增长前景不容乐观。拉美各主要经济体中,秘鲁政局动荡将对其经济增长造成掣肘,墨西哥经济将受到美国需求萎缩冲击,巴西则在各国中表现相对更为稳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