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秘鲁人很喜欢

据秘鲁最大的华侨社团“中华通惠总局”资料记载,第一批“契约华工”到达秘鲁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了,但秘鲁东方学者费尔南先生的最新研究证实,中国移民最早到秘鲁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613年,一些移民到菲律宾的中国人就已经来到了秘鲁。当时的菲律宾同样受西班牙人的统治,这样算起来中国人到秘鲁已经快400年了。早期华人与秘鲁当地人通婚的比较多,一些有中国血统的华裔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一点中国人的样子。秘鲁驻华使馆的一位官员曾说,秘鲁大约有10%的人有华人血统。目前,2700多万秘鲁人中估计有150万至200万人有华人血统,但线万多人。目前,华裔在秘鲁的地位较高,有的当了部长,有的当了议员,还有的当了大学的校长。秘鲁最近两任驻华大使都是华人。2007年3月出任驻华大使的伍绍良先生是在秘鲁出生的第三代广东台山籍华裔,曾担任过秘鲁的经济部长。去年夏天,他又回到广东,当地人都说:“伍绍良先生的粤语讲得很靓!”

秘鲁人喜欢把中国人称为“CHINO”,这样的称呼在秘鲁没有丝毫贬意,是一种昵称。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或韩国人,甚至是不少印第安人,只要你有一张长得像亚洲人的面孔,秘鲁人就会叫你“CHINO”。就连祖籍日本的秘鲁前总统藤森,也被秘鲁报纸和电视台叫作“CHINO”。藤森默认了这个称呼,还特别编了一首叫“CHINO”的竞选歌曲。

华人来秘鲁时间较久,不仅已经融入了当地社会,也改变了秘鲁人的很多生活习俗。以前,秘鲁人餐桌上的主食是面包、玉米和马铃薯,他们还嘲笑过中国人吃大米饭。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人把水稻种植技术传到了秘鲁,秘鲁人慢慢认识了大米,并且喜欢上了香喷喷的大米饭。慢慢地,秘鲁人还喜欢上了中餐。很多秘鲁人可以脱口说出一长串他们喜爱的中餐名字。“炸馄饨”、“炒米饭”、“馄饨汤”、“柱侯鸡”这些菜,秘鲁人都是百吃不厌。

早期中国移民的一句粤语发音“CHIFA”(“吃饭”),后来成了中餐馆的代名词。仅首都利马就集中了4000多家大大小小的中餐馆,而且还有不断增加的趋势。甚至有些当地风味的餐馆为了招揽食客,也打了“CHIFA”的招牌。“CHIFA”是秘鲁独创的,也是秘鲁特有的招牌。秘鲁国会主席路易斯·冈萨雷斯说,中餐已经成了秘鲁人食谱的一部分,在利马转转,到处都有CHIFA,而且和当地的口味融合在一起。他告诉笔者:“2001年我到过中国,有一次吃饭时,我们秘鲁代表团点的第一道菜就是ARROZCHAUFA(炒米饭),但中国朋友说在中国没有我们要的ARROZCHAUFA!”利马前市长安德拉代在中国旅游时,也闹过一个小笑话。安德拉代想找一家餐馆吃饭,就和导游说去“CHIFA”,但连说几遍导游都不明白他的意思。

笔者在利马的旧书摊上,还偶然发现了一本秘鲁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CHIFA”菜谱》,详尽地记录了上百种中餐的做法。位于利马市中心唐人街的菜市场里,能看到冬瓜、白菜、韭菜、芥蓝、豆芽菜等中国人喜爱的蔬菜。在这里,这些蔬菜叫法也和中国完全一样。卖菜的秘鲁老板娘还会用粤语吆喝说菜很“新鲜”。

十几年前,不少在秘鲁的华侨还想法子把自己的身份换成秘鲁人,因为秘鲁护照可以在世界许多国家落地签证,在很多南美国家还是免签的,出入比较方便。但现在,这种观念已经变得陈旧了。这些年来秘鲁的华侨不像过去那些赤手空拳闯天下的华人,他们留在秘鲁是为了做生意,搞投资。一些华商告诉笔者:“凭实力,拿中国护照去办欧美国家的签证一点也不难。现在拿秘鲁护照反而不方便,回中国要签证,还有居留时间的限制。”

秘鲁华侨的这种转变,离不开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尽管从利马经停洛杉矶到北京需要20多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往返机票价格也要两三千美元,但现在到中国探亲、旅游、搞商务的华侨越来越多,特别是到了春节,还会出现回国的高峰期。秘鲁的有线电视可以看到中国中央电视台第四套节目,生活在秘鲁的华侨华人把它当成了解中国的窗口。有时有线电视出现了技术故障,华侨之间会马上打电话问:“你家有信号吗?”笔者认识的何先生,今年已经70岁了。他的祖父是清政府1900年派驻秘鲁的领事,5年期满后向清政府辞去公职,然后又到秘鲁从商。何先生说,遗憾的是自己还没有回过祖籍广东,现在通过报纸和电视看到中国非常美丽,回故乡看看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

罗先生是在秘鲁出生的第二代华裔,一直做中国商品的生意。他告诉笔者,在秘鲁大众消费群体中,过去对中国商品的印象大都是质次价廉。在利马的唐人街和大型批发市场,一打中国的瓷杯、瓷碗只要一两个美元。在公共汽车上,推销小商品的秘鲁小贩手里拿的一个索尔(约0.3美元)的商品,基本上都是中国货。现在,越来越多的秘鲁人认识到,中国不光生产便宜货,也生产高档产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